气象科普

为何今年10月生成和登陆台风多? 副高和南海季风珠联璧合是主因

发布时间:2020-10-30 14:55:40 作者: 字体:

本期嘉宾: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正高级工程师 张玲

海南省气候中心首席预报员、正高级工程师 吴胜安
采访人:中国气象报记者 简菊芳 袁迎蕾

本期观点:副高和南海季风“珠联璧合”,前者为南部海域台风生成提供场地,后者提供水汽能量。台风生命史关键看生成地点,一般而言,生命史长的台风多生成于大洋中部低纬度地区。

今年10月,台风狂刷存在感,“灿鸿”“莲花”“浪卡”“沙德尔”“莫拉菲”相继生成。另外,10月29日到30日,可能还有一个台风在菲律宾以东洋面生成。
  数据显示,1949年至2019年历史同期10月平均有3.77个台风生成,其中0.56个在我国登陆。而今年10月台风生成数较历史同期平均至少偏多1.33个,登陆我国的台风较历史同期平均偏多0.44个。
  就影响而言,除了第14号台风“灿鸿”没有影响我国,15号“莲花”、16号“浪卡”、17号“沙德尔”、18号“莫拉菲”都是南海西行台风,影响我国南部海区。其中,“浪卡”登陆海南省琼海市,登陆时风力达到10级(25米/秒),给华南沿海带来了较明显的降水天气过程。此外,频繁“上线”的台风也给菲律宾、越南等带来风雨影响。
  副高偏北腾出地盘,南海季风补充能量
  张玲解释,今年10月以来台风频繁“上线”,发生在副热带高压强度偏强、脊线位置偏北、西伸脊点偏西的环流背景下;到目前为止,南海季风还没有结束,比多年平均的南海季风结束时间明显偏晚;加上10月以来越赤道气流经常偏强——上述有利条件组合起来,给南海及附近海域提供了较好的台风生成和活动背景条件。
  副热带高压控制区是下沉气流,不利于对流发生(台风由对流发展起来)。今年10月,副热带高压脊线位置偏北、西脊点偏西,给台风在南海区域的活动腾出更多空间,或者说台风有了相对足够的“活动场所”。
  一般而言,南海季风在10月第1候至2候结束,今年到目前为止仍没有结束,成为台风低层水汽和能量输入的主要提供方。
  所以,副高和南海季风“珠联璧合”,前者为南部海域台风生成提供场地,后者提供水汽能量。
  吴胜安也表示,从多年平均来看,10月的低层风场表现为从南海中部向东延伸到菲律宾以东海域上空为闭合的气旋性辐合环流,有利于热带气旋生成和西行。
  台风生命史,谁说了算?
  “莲花”生命史为18小时,“浪卡”为2天半,“沙德尔”为6天,台风生命史谁来决定?
  张玲解释,台风存在时间长短,关键看“出身”,即生成地点。
  一般而言,生命史长点的台风多生成于大洋中部低纬度地区。该海域大气环流背景、能量、水汽条件都比较好,由于与大陆距离远,有足够的时间来“购置装备”充实自己的能量。要升级成为大BOSS(强台风和超强台风),一般都得有4天左右来积蓄能量,所以,不是随便一个气旋就能成为台风和超强台风的。当然,也有个别厉害的选手,一出场就自带主角光环和气场,短时间内增强为拥有众多小弟的大BOSS。
  今年10月的几个台风,多在南海或菲律宾附近洋面生成,其最大的特点是生成源地靠近陆地,还没来得及“升级装备”就匆忙登陆了,因此强度并不强。“灿鸿”出生在日本以南洋面,纬度偏高点,还没壮大就被强大的西风带“收服”了。
  张玲进一步解释,台风的强弱与出生月份没太大关系,实际上,秋台风也有狠角色。能成为强台风和超强台风的,大多是那些位置偏远、水汽能量供应等“基因”好的。
  近海台风预报难度大?
  历史同期10月的台风主要路径分为两类,一类是西太平洋转向台风,一类是南海西行台风。
  张玲介绍,一般而言,近海台风从发展到登陆时间短暂,预报难度大。不过也有例外,到了秋冬季,我国大部分地区受到强大的冷高压系统控制,沿海以东北气流为主,在冷空气的影响和压制下,台风多迫于压力西行,“北漂”难度大。从这个层面看,秋冬季南海台风的路径预报相对要容易一些。
  另外,北上台风尤其是南海本地的台风,离陆地很近,加上南海季风不断补充能量,强度变化的预报较难。再加上近海台风北上过程中对沿海城市打击面大,对我国的影响较大,预报服务的需求就很高,对预报精度的要求也很高,因此,夏季南海台风一旦北上危险性很大,预报压力也随之增大。
  吴胜安认为,南海本地生成的热带气旋往往较弱。但当海温和环流条件均良好时也可以发展为强台风。如1966年7月22日生成于南海中部的台风“Ora”,在7月26日从海南岛东北沿海擦过时,中心最大风速已达强台风等级。


首页 政务公开 政务服务 公众参与 单位概况 新闻模块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模块->气象科普
为何今年10月生成和登陆台风多? 副高和南海季风珠联璧合是主因
2020-10-30 14:55:40

本期嘉宾: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正高级工程师 张玲

海南省气候中心首席预报员、正高级工程师 吴胜安
采访人:中国气象报记者 简菊芳 袁迎蕾

本期观点:副高和南海季风“珠联璧合”,前者为南部海域台风生成提供场地,后者提供水汽能量。台风生命史关键看生成地点,一般而言,生命史长的台风多生成于大洋中部低纬度地区。

今年10月,台风狂刷存在感,“灿鸿”“莲花”“浪卡”“沙德尔”“莫拉菲”相继生成。另外,10月29日到30日,可能还有一个台风在菲律宾以东洋面生成。
  数据显示,1949年至2019年历史同期10月平均有3.77个台风生成,其中0.56个在我国登陆。而今年10月台风生成数较历史同期平均至少偏多1.33个,登陆我国的台风较历史同期平均偏多0.44个。
  就影响而言,除了第14号台风“灿鸿”没有影响我国,15号“莲花”、16号“浪卡”、17号“沙德尔”、18号“莫拉菲”都是南海西行台风,影响我国南部海区。其中,“浪卡”登陆海南省琼海市,登陆时风力达到10级(25米/秒),给华南沿海带来了较明显的降水天气过程。此外,频繁“上线”的台风也给菲律宾、越南等带来风雨影响。
  副高偏北腾出地盘,南海季风补充能量
  张玲解释,今年10月以来台风频繁“上线”,发生在副热带高压强度偏强、脊线位置偏北、西伸脊点偏西的环流背景下;到目前为止,南海季风还没有结束,比多年平均的南海季风结束时间明显偏晚;加上10月以来越赤道气流经常偏强——上述有利条件组合起来,给南海及附近海域提供了较好的台风生成和活动背景条件。
  副热带高压控制区是下沉气流,不利于对流发生(台风由对流发展起来)。今年10月,副热带高压脊线位置偏北、西脊点偏西,给台风在南海区域的活动腾出更多空间,或者说台风有了相对足够的“活动场所”。
  一般而言,南海季风在10月第1候至2候结束,今年到目前为止仍没有结束,成为台风低层水汽和能量输入的主要提供方。
  所以,副高和南海季风“珠联璧合”,前者为南部海域台风生成提供场地,后者提供水汽能量。
  吴胜安也表示,从多年平均来看,10月的低层风场表现为从南海中部向东延伸到菲律宾以东海域上空为闭合的气旋性辐合环流,有利于热带气旋生成和西行。
  台风生命史,谁说了算?
  “莲花”生命史为18小时,“浪卡”为2天半,“沙德尔”为6天,台风生命史谁来决定?
  张玲解释,台风存在时间长短,关键看“出身”,即生成地点。
  一般而言,生命史长点的台风多生成于大洋中部低纬度地区。该海域大气环流背景、能量、水汽条件都比较好,由于与大陆距离远,有足够的时间来“购置装备”充实自己的能量。要升级成为大BOSS(强台风和超强台风),一般都得有4天左右来积蓄能量,所以,不是随便一个气旋就能成为台风和超强台风的。当然,也有个别厉害的选手,一出场就自带主角光环和气场,短时间内增强为拥有众多小弟的大BOSS。
  今年10月的几个台风,多在南海或菲律宾附近洋面生成,其最大的特点是生成源地靠近陆地,还没来得及“升级装备”就匆忙登陆了,因此强度并不强。“灿鸿”出生在日本以南洋面,纬度偏高点,还没壮大就被强大的西风带“收服”了。
  张玲进一步解释,台风的强弱与出生月份没太大关系,实际上,秋台风也有狠角色。能成为强台风和超强台风的,大多是那些位置偏远、水汽能量供应等“基因”好的。
  近海台风预报难度大?
  历史同期10月的台风主要路径分为两类,一类是西太平洋转向台风,一类是南海西行台风。
  张玲介绍,一般而言,近海台风从发展到登陆时间短暂,预报难度大。不过也有例外,到了秋冬季,我国大部分地区受到强大的冷高压系统控制,沿海以东北气流为主,在冷空气的影响和压制下,台风多迫于压力西行,“北漂”难度大。从这个层面看,秋冬季南海台风的路径预报相对要容易一些。
  另外,北上台风尤其是南海本地的台风,离陆地很近,加上南海季风不断补充能量,强度变化的预报较难。再加上近海台风北上过程中对沿海城市打击面大,对我国的影响较大,预报服务的需求就很高,对预报精度的要求也很高,因此,夏季南海台风一旦北上危险性很大,预报压力也随之增大。
  吴胜安认为,南海本地生成的热带气旋往往较弱。但当海温和环流条件均良好时也可以发展为强台风。如1966年7月22日生成于南海中部的台风“Ora”,在7月26日从海南岛东北沿海擦过时,中心最大风速已达强台风等级。

友情链接
中国气象局 陕西省政府网站